xinyue123临江商务精彩行业领先城市网

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程序测试 >

“我能听见最美好的声音”

时间:2022-05-20 10:08 来源:网络整理 转载:xinyue123临江商务精彩行业领先城市网
“我能听见最美好的声音”

2016年03月31日 星期四

  往期回顾  新闻列表 返回目录     

中青报系

“我能听见最美好的声音”

唐诗 《 ****青年报 》( 2016年03月31日   06 版)

与喃喃初识,她时而低头微笑,时而侧耳倾听,偶尔从抿紧的嘴里蹦出几个简单的字符,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。点开她的微信和QQ,一袭白衣,背景要么是广漠的雪景,要么是广大的沙漠,她孑然一身或是置身人群,那种孤独感都会扑面而来。文友跟我说,喃喃有听障,时而听得到,时而听不到。淡淡的一句话让人的内心不由得紧了紧。

跟喃喃聊了几次,她这样说:“你说的我都听得到,我想听的声音都能听得到。”我在电脑这头想象了一下她的样子,她此刻会不会正在歪着头、长吐舌头,正在冲我做鬼脸啊?

喃喃的听障是后天性的,药物中毒致聋,按照医生的说法就是过量地注射了抗生素。抗生素能消炎,也能****耳蜗内的毛细胞,使之无法再生长。10岁左右吧,她的听力开始下降,伴随着失眠、噩梦,然后是神经衰弱、严重贫血、体重下降等。父母就近带喃喃去了县城医院检查,医生只说是中耳炎。“那个医生用棉棒挖我的耳朵,痛得流出了眼泪。回家后很长一段时间还在痛。”这次治疗经历让她对医院产生了恐惧心理。一年后,父母见她的耳疾仍不见好转,又带她先后去了惠州、惠阳等地的医院检查。因服用了大量的西药,她的身体频繁出现问题,吃饭难以下咽、胃肠功能紊乱等等。

读初中那年,父亲带喃喃到了广州的大医院,经过整个上午各种电脑测听仪器筛查,医生最终断定病因——医学上称之为神经性耳聋,缘于听觉神经受损。“目前还没有发现有什么药物可以使耳蜗内的毛细胞再生。”她记得那天回到家,母亲平静地告诉她说医不好了,她默默地走到院子去,那里栓着一条伴着她长大的白狗,她蹲下去抱着它哭起来……这场景,她始终记得。那时候,她的听力还不是很差,与一些人面对面交流完全没有问题。在她的印象里,自己有个快乐的童年,结交了一群小伙伴,小小的听障完全没有影响这种快乐。

不仅是童年,整个****生涯,喃喃都过得自在和舒畅,与同学相处融洽,老师也经常鼓励、开导她。喃喃坦言,对比与人****得到的快乐,听障的问题不可能没有给她任何影响:它带给她的是无时无刻的恐慌和焦虑,是她始终想努力忘掉却又忘不掉的感觉。

喃喃大学毕业的时候正值全球金融危机。在家待业,她会经常去图书馆看书。阅读可以让她内心平静,让她暂时忘记生活的烦恼,安抚她莫名的焦虑。2009年,邻居哥哥到深圳福永负责新工厂的筹备启动,她跟着过来打工,当时的车间只有3个****,6个男生,年纪相仿。两间宿舍在9楼,天天爬楼梯。她很喜欢那里的环境,从宿舍阳台能眺望到一望无际的福永码头,让她想起海子写的那句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。

来深圳之前,喃喃的听力损失度是中度,这两年,随着年龄的增长已经逐渐加重。她说,别人问话,如果自己能够听清并迅速作出回答,那应该会是世界上最美的声音。每当与陌生人交流,她总会产生莫名的紧张,这种紧张感让她更加不容易听清对方的声音。当对方说话时,她若无法听清,立即感觉大脑会不自然地拼命回想:这句话的表情、口型,她徒劳地从中猜测,那个人到底在说什么,倘若她听清了别人的问话,便会觉得神清气爽,身心舒畅。这让她想到童年时期,在家里常 ,梢蕴新羯骸笆站善评谩薄ⅰ奥舳垢ǎ 闭庑┥粼诖蠼中∠锢镉蒲锏鼗叵欤钡侄ぁP∈焙蜞不陡璩鞘住渡铰吠渫洹返母璐手两窦且溆绦拢骸靶『恿魉吡宋业耐辏臣伦敖宋业男奶铩

“我能听见最美好的声音!”喃喃说。

对于听障这件事,喃喃并不介意别人谈论,可她认为这是她心口上的疤,是她身体功能的劣势。她渴望医学上出现新的临床技术,可以让她的听力骤然好转。她****文学,有作品在《打工文学》发表,她说写字是个使她全身通畅的过程。她理想的生活状态是快乐工作的同时,还有时间快乐阅读或旅行。目前,喃喃不想对以后的生活做些什么计划。在她看来,没有人可以预料将来,出门错过一班车、遇到一个人,一些微小的细节都有可能改变我们的人生轨迹。她读于娟的《此生未完成》后感叹:好好活着、健康活着,比什么都强!一直以来,她有个小愿望:希望父母别再为她的人生担忧了,这样她才会生活得安宁。不管怎样,她都愿意相信:命运已做出了最好的安排。

返回目录   上一篇  下一篇

与喃喃初识,她时而低头微笑,时而侧耳倾听,偶尔从抿紧的嘴里蹦出几个简单的字符,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。点开她的微信和QQ,一袭白衣,背景要么是广漠的雪景,要么是广大的沙漠,她孑然一身或是置身人群,那种孤独感都会扑面而来。文友跟我说,喃喃有听障,时而听得到,时而听不到。淡淡的一句话让人的内心不由得紧了紧。

跟喃喃聊了几次,她这样说:“你说的我都听得到,我想听的声音都能听得到。”我在电脑这头想象了一下她的样子,她此刻会不会正在歪着头、长吐舌头,正在冲我做鬼脸啊?

喃喃的听障是后天性的,药物中毒致聋,按照医生的说法就是过量地注射了抗生素。抗生素能消炎,也能****耳蜗内的毛细胞,使之无法再生长。10岁左右吧,她的听力开始下降,伴随着失眠、噩梦,然后是神经衰弱、严重贫血、体重下降等。父母就近带喃喃去了县城医院检查,医生只说是中耳炎。“那个医生用棉棒挖我的耳朵,痛得流出了眼泪。回家后很长一段时间还在痛。”这次治疗经历让她对医院产生了恐惧心理。一年后,父母见她的耳疾仍不见好转,又带她先后去了惠州、惠阳等地的医院检查。因服用了大量的西药,她的身体频繁出现问题,吃饭难以下咽、胃肠功能紊乱等等。

读初中那年,父亲带喃喃到了广州的大医院,经过整个上午各种电脑测听仪器筛查,医生最终断定病因——医学上称之为神经性耳聋,缘于听觉神经受损。“目前还没有发现有什么药物可以使耳蜗内的毛细胞再生。”她记得那天回到家,母亲平静地告诉她说医不好了,她默默地走到院子去,那里栓着一条伴着她长大的白狗,她蹲下去抱着它哭起来……这场景,她始终记得。那时候,她的听力还不是很差,与一些人面对面交流完全没有问题。在她的印象里,自己有个快乐的童年,结交了一群小伙伴,小小的听障完全没有影响这种快乐。

不仅是童年,整个****生涯,喃喃都过得自在和舒畅,与同学相处融洽,老师也经常鼓励、开导她。喃喃坦言,对比与人****得到的快乐,听障的问题不可能没有给她任何影响:它带给她的是无时无刻的恐慌和焦虑,是她始终想努力忘掉却又忘不掉的感觉。

喃喃大学毕业的时候正值全球金融危机。在家待业,她会经常去图书馆看书。阅读可以让她内心平静,让她暂时忘记生活的烦恼,安抚她莫名的焦虑。2009年,邻居哥哥到深圳福永负责新工厂的筹备启动,她跟着过来打工,当时的车间只有3个****,6个男生,年纪相仿。两间宿舍在9楼,天天爬楼梯。她很喜欢那里的环境,从宿舍阳台能眺望到一望无际的福永码头,让她想起海子写的那句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。

来深圳之前,喃喃的听力损失度是中度,这两年,随着年龄的增长已经逐渐加重。她说,别人问话,如果自己能够听清并迅速作出回答,那应该会是世界上最美的声音。每当与陌生人交流,她总会产生莫名的紧张,这种紧张感让她更加不容易听清对方的声音。当对方说话时,她若无法听清,立即感觉大脑会不自然地拼命回想:这句话的表情、口型,她徒劳地从中猜测,那个人到底在说什么 ,倘若她听清了别人的问话,便会觉得神清气爽,身心舒畅。这让她想到童年时期,在家里常,梢蕴新羯骸笆站善评谩薄ⅰ奥舳垢ǎ 闭庑┥粼诖蠼中∠锢镉蒲锏鼗叵欤钡侄ぁP∈焙蜞不陡璩鞘住渡铰吠渫洹返母璐手两窦且溆绦拢骸靶『恿魉吡宋业耐辏臣伦敖宋业男奶铩

“我能听见最美好的声音!”喃喃说。

对于听障这件事,喃喃并不介意别人谈论,可她认为这是她心口上的疤,是她身体功能的劣势。她渴望医学上出现新的临床技术,可以让她的听力骤然好转。她****文学,有作品在《打工文学》发表,她说写字是个使她全身通畅的过程。她理想的生活状态是快乐工作的同时,还有时间快乐阅读或旅行。目前,喃喃不想对以后的生活做些什么计划。在她看来,没有人可以预料将来,出门错过一班车、遇到一个人,一些微小的细节都有可能改变我们的人生轨迹。她读于娟的《此生未完成》后感叹:好好活着、健康活着,比什么都强!一直以来,她有个小愿望:希望父母别再为她的人生担忧了,这样她才会生活得安宁。不管怎样,她都愿意相信:命运已做出了最好的安排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